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电话:025-82263033
传真:025-82263013
邮箱:zhujianya6969@163.com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嘉业国际城三号楼1901室
新三板专栏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新三板专栏
吴敬琏:金融创新第一位,监管不能压制市场
更新时间:2017-09-16 浏览数:

         9月15日上午,在2017金融街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指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有两个主要的目标,一个是要稳住经济增长,防止经济的失速;另外一个就是要去杠杆,防止出现系统性风险。

  “这两个目标需要同时实现,但是他们之间存在矛盾。”吴敬琏认为,要解决这样的“翘翘板效应”,当前中心任务是使得我们的发展方式能够改善,核心任务是提高效率。

  在其看来,这种情况下,创新就变得非常重要。“但创新产业具有的特点跟传统产业有很大的不同,从金融的观点去观察,就是存在高风险和高回报的情况。”

  而原来银行主导的金融体系就往往不能适应了。吴敬琏认为,银行作为一个高负债经营的企业,天然必须坚持审慎经营的,不那么喜欢风险。“但新的技术、新的创业企业,往往是高风险、同时高回报的,这就需要进行金融创新。”

  吴敬琏指出, 在这种创新中间,对于创始企业来说,最需要的金融形式就是在创新创业的各个阶段都有跟他相适应的金融形式,比如大家熟知的天使投资到私募基金这样一些金融形式。

  他进一步称,BAT最早拿到的投资都不是国内的金融企业,这种现象需要我们的金融企业总结经验,需要适应当前的形势和需要进行改革、创新。

  “鼓励金融创新是第一位的。”但吴敬琏也指出,这也需要配合一定的监管,“加强监管不是要压制市场力量,而是要使市场运作得更好,市场力量得到提高。”

下是吴敬琏的发言全文: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有两个主要的目标,一个目标是要稳住经济增长,防止经济的失速;另外一个目标,就是要去杠杆,防止出现系统性风险。这两个目标之间看起来,根据我们最近这些年的经验,需要同时实现,但是他们之间存在矛盾。

  就出现了这么一种现象,当你要去杠杆、防止系统性风险积累的时候,往往就会出现增长率下滑,但是反过来要促进经济增长率的稳定,保持中高速增长的时候,又出现了杠杆率上升,风险积累,被人们称作为“翘翘板效应”——摁住这头,那头就上来了,再把那头摁住,这头又上来了,这是使得我们在宏观经济政策的施政上很头疼的问题。

  我们需要研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翘翘板的效应,和我们怎么来消除这种翘翘板的效应。

  在我看来,出现这种效应的原因,恐怕就在于在世界经济形势发生巨大变化的情况下,我们的金融业的功能和行为发生了扭曲。

  从我们的情况看,大致在本世纪初期,特别是在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后,过分的从需求侧去找出路,想用货币的超发、信用的扩张来支持经济增长,总是想靠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拉升经济增长。而货币的超发和信用的膨胀就必然造成了风险的积累,杠杆率的升高。

  沿着这么一条路去走,就出现一个魔咒,凡是要支持增长,只能用加杠杆、扩需求。扩需求最简便的方法,当货币和黄金脱钩,经过美元跟黄金挂钩,脱离了以后,这个货币的发行就变成了解决一切社会经济问题最简便的方法。而用这个方法来解决问题,必然造成杠杆率的提高和风险的积累。

  当你要防止风险的时候,因为经济增长失去了扩张性的宏观经济政策的支撑,经济增长速度就必然下滑,于是因为这个魔咒就出现了我刚才说到的翘翘板的效应。

  那么,我们怎么才能够破除这个魔咒,怎么才能够消除翘翘板的效应呢?

  最根本的办法就是2015年以来党中央反复强调的,就是要从供给侧去看问题,从供给侧去找出路,用提高供给侧的质量,也就是提高效率的办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否则,这个翘翘板是很难消除的,只有通过供给效率的提高,我们才能够用比较低的资源投入取得比较好的,比较高的增长效果。

  我们金融业就需要在这个转变中发挥自己的作用,为供给侧的效率提高,也就是为我们的实体经济服务来提升经济的效率,这是一个根本的出路。

  而在原来整个发展的方式,发展的途径,金融业就会使得自己的行为扭曲了,因为在货币超发和信用膨胀的情况之下,金融业的盈利模式就变成玩自己,靠自己的数量扩张来取得收入,来赚钱。

  实际上,从学理上说,金融业基本功能是在于通过在地区之间、在行业之间、在不同的时间段之间,分配金融资源来带动经济资源的有效配置,可是在依靠信用膨胀,依靠货币超发来解决一切问题的情况之下,金融业的行为就会扭曲,他就会离开他原来在经济中所担负的功能,变成了一个扭曲了的盈利模式,就是靠本身数量扩张来赚钱。

  所以,要解决当前的问题,要消除刚才讲的魔咒,对金融业来说就需要回归自己原来的职能。他的职能就是通过货币、资金的先行作用来实现经济资源的有效配置和利用。

  这样,金融业就面临着很大的改革任务,因为我们原来在计划经济下,这个金融业本身货币业只是一个实物配置的影子。所谓被动的货币,到了市场经济的条件下,货币、资金是先行的,它的先行决定了各种资源的有效配置。

  根据这个基本的功能,金融业的内容、方向、产品都是跟他的基本功能相适应的,组织形态也是跟他的功能相适应的。按照我们要回归金融的优化资源配置和利用这种功能,我们的金融业需要进行改革。

  既然金融业服务于实体经济,服务于供给侧质量的提高,需要做哪些改革呢?我们现在就需要进行深入的研究,原来不管是在计划经济下形成的体制,还是后来在信用膨胀情况下,货币超发情况下形成的这一套做法,都需要认真的审视,去做出变革。

  比如说现在我们中心任务,使得我们的发展方式能够改善,核心任务是提高效率,提高效率在当前中国的情况下,已经从简单赶超的时代走向了领跑。

  这种情况下,创新就变得非常重要。创新产业具有的特点跟传统产业有很大的不同,从金融的观点去观察,就是存在高风险和高回报的情况。

  原来银行主导的金融体系就往往不能适应了。因为银行作为一个高负债经营,商业银行作为这样的企业,天然必须坚持审慎经营的,比较保守的这么一种经营的特性,而不那么喜欢风险。

  新的技术、新的创业企业,往往是高风险、同时高回报的,所以就需要进行金融创新。比如说技术创新在中国的条件下,人们常常说,大概有两个主要的内容,一个内容就是所谓从0到1,原始性的存心,0到1的创新是非常明显的高风险和高回报的。

  在这种创新中间,对于创始企业来说,最需要的金融形式就是在创新创业的各个阶段都有跟他相适应的金融形式,比如说从天使投资到私募基金这样一些金融形式,这都是大家很熟知的。

  另外对于中国来说,一个很重要的提高效率的方式,就是所谓从1到N,不完全是首创性的创新,但是我们可以拿来别人的创新,加以提高和改善,把它运用到十几亿人的大国当中去。这种从1到多,从1到N,这种效率提高,这种创新,也需要有跟他相适应的金融形式,开辟新的金融业务。

  有一个被经济学家所观察到的,一个很奇特的现象,BAT最早拿到的投资都不是国内的金融企业给的,这三家都这样,这是非常值得我们大家来研究的问题。

  为什么站在头牌的,在新经济中,可以说在全世界出类拔萃的一些中国企业,最早拿到的大笔投资,都是从国外来的?这就说明我们的金融业需要总结经验,需要适应当前的形势,当前的需要进行改革,进行创新。

  所以,鼓励金融创新是第一位的。当然,这里还有一个相配合的事情,就是监管。

  需要注意的是,为什么需要监管?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金融市场是一个信息很不对称、高度不对称不完全的市场,所以需要监管,加强监管不是要压制市场力量,而是要使市场运作得更好,市场力量得到提高。